阳江红树林6.JPG

个案研究

连云港岸线修复工程

2020年5月相关部门接受了CECA就连云新城岸线修复工程项目(下称“岸线项目”)提出的两条建议:1)敦促建设单位补充对候鸟栖息地的环境影响评价;2)促请建设单位修正公众参与程序不合规的问题,重新进行项目环评公示。

CECA于4月发现此项目占用了临洪河口湿地保护区约0.5931公顷,同时项目环评缺乏对候鸟尤其是鹬类候鸟栖息地影响的分析,于是及时去信相关部门反映问题,建议在岸线项目环评中补充项目工程对候鸟栖息地的环境影响分析并暂缓本项目环评的审批。

钦州湾海砂开采项目

CECA于2019年3月发现钦州湾外湾C区海砂开采项目项目会影响中华白海豚的保护区,且项目环评欠缺B、C区采砂期叠加影响分析,且C区开采会影响实施B区海洋生态补偿的海域,于是将此问题去信反映至相关部门。相关部门承诺会委托有资质的机构开展 B 区和 C 区生态补偿方案的联合评估,统筹推进两个区块的生态补偿工作。最后,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严格把关,不予通过环评。

 

2020年3月CECA发现钦州湾C区海砂开采环评重新进行受理,其中增加了B、C区进行海砂开采的叠加环境影响分析,并说明B、C区会错峰开采海砂;4月环评得到部门批复。

阳江滨海公路项目

2020年3月阳江山外东至海陵大堤段公路重新编制的环评获得部门批复:70%路线向陆地“平移”超过200米,绕避了有红树林的滨海滩涂77.94公顷,不再穿越海洋生态红线区。

 

CECA于2019年2月发现阳江山外东至海陵大堤段公路项目穿越了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限制类红线区,及时去信与部门反映问题,并在8月与生态环境相关部门会面;在9月份进行现场踩点,将现场情况反映给部门;在11月部门接纳意见,指导建设单位重新编制环评和选线。

 

深圳湾航道疏浚项目

2020年4月,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发布深圳湾航道疏浚项目环评报告涉嫌抄袭调查处理情况的说明,决定立即中止该项目合同。目前,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事件还未得到彻底解决,疏浚工程很可能只是暂时被推迟了而已。日后CECA还会继续关注此项目。

 

CECA于2020年3月发现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发布的深圳湾航道疏浚项目穿过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第166号,同时影响周边的红树林生境与候鸟栖息地;项目环评还存在抄袭之嫌。

广西茅尾海红树林保护区范围调整

2019年12月广西生态环境厅发布茅尾海红树林保护区的公示,原来拟调出的大风江片区124.21公顷保护区保留住了。

CECA在2019年7月发现茅尾海红树林保护区调整公示,向相关部门提出:调出钦州与北海交界部分保护区可能使围垦养殖现象加剧,破坏红树林生境,建议审批部门要严格把关保护区的调整,随后部门回复调整方案是将非钦州市的保护区部分调整出去。CECA则提出:保护区的设立是为了保护红树,不应因行政区划而被“遗弃”;而后部门表示已重新规划,明确肯定不会调出大风江片区的124.21公顷保护区部分。

珠海唐家湾沙滩修复项目

CECA成员于2018年7月参加了沙滩修复项目和海草床保护的政府座谈会,收获以下成果:

1)沙滩修复项目现已全面停工;2)环评单位承诺后续会完善工程项目的环评报告,最大限度地保护海草床;3)中共珠海国家高新区委员会的代表表明,会采取措施防止人为进去破坏海草床。

 

CECA曾发现珠海唐家湾沿岸进行的沙滩修复项目,实际上无生态修复的意义,同时不利于贝克喜盐海草进行光合作用,而且沙滩上被海水冲走的沙也有可能改变周围海域海草床的生境。

中山翠亨新区填海工程

2017年12月CECA终获中山市有关部门的确认:中山翠亨新区填海的前期审批工作已被暂停,填海项目不能开工。

 

中山翠亨新区的填海工程,规划总面积达991公顷,为珠三角历来第二大的单个填海工程,且位处生态敏感的珠江口。工程本将影响周边大片红树林,并对中山仅存少量的海域构成永久性破坏。

 

CECA持续关注本项目,并对省、市两级的海洋与渔业部门多次致信,希望停止相关用海规划工作。

 

汉沽围海工程

2020年8月,当地执法部门对汉沽围海工程的施工现场及相关人员行使了管理权和执法权,按照刑事案件处理,并展开相关调查。

CECA在2017年曾发现天津滨海新区汉沽段海岸带中段有未经工程论证的围海施工,撰写以及发布关于汉沽围填海的相关调查与分析,并立即得到国家海洋局海域执法部门的确认对违法围海工程调查的反馈。

 

开春高速工程

2017年7月经广东省环保厅研究,确定开春高速(中山至阳春高速公路开平至阳春段工程)穿越生态严格控制区长度减少2.5公里、穿越森林区域长度减少约8公里。

 

CECA于2016年10月发现开春高速穿越生态严格控制区和阳春恩平交界处的原始森林,及时致信相关本部门提出要确保线路的”唯一性”。后相关部门认可CECA提出的严重生态问题,并约谈江门市有关部门、业主和环评单位,表明对“开春高速”环评不能审批,后前来广州与CECA召开座谈会,商讨“开春高速”的生态优化方案。

 

珠海长隆福祥岛填海工程

2018年10月相关部门终止了珠海长隆富祥岛填海工程项目的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查工作,退回审批申请,意味着这个曾计划填海35公顷、占用白海豚栖息地的工程,未来基本不存在开工的可能性了。

 

CECA于2017年发现珠海的长隆富祥岛填海工程项目会占用白海豚栖息地,在环评听证会与座谈会中表达了对白海豚栖息地受影响的强烈关切。此外提交了关于长隆填海规划符合性问题和横琴周边填海的累积影响意见书。

 

东莞市长安新区(现滨海新区)填海工程

2017年12月东莞长安新区(现为“滨海湾新区”)管委会规划科允诺在进行东莞海岸的“深圳海洋科技研发服务基地专案填海工程”建设时,在土地推平过程中沿河涌两侧各退让50米,制定新规划方案为当地红树林建一座一千亩的湿地公园。

 

此填海工程由于受长安新区规划影响,砍伐自2003年人工栽种的红树林。

 

CECA曾通过环评发现此项目报告书评价敏感保护目标未提及红树林、规划符合性问题及专案填海与深圳西部填海的累积性影响缺失”,在经现场勘查后向省海洋局提出建议。

 

湛江中航雷高风电场项目

2016年12月建设单位决定在湛江中航雷高风电场项目中修改风机位置,预留一条1.3km和2.7km宽的鸟类过道。

 

湛江中航雷高风电场的建设选址位于雷州半岛,是广东省候鸟的主要栖息地或停息地,同时也在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的迁徙线路上。

 

CECA与2016年11月向相关部门指出项目环评中对候鸟的影响分析存在前后矛盾、错误和避重就轻等问题,应慎重考虑选址,保证项目对候鸟的影响达到最小。

​深圳西新兴产业基地填海工程

CECA在2016年曾就位于深圳西部的新兴产业基地填海专案的用海申请公示致信深圳海洋局。

 

在同年10月公布的《海洋环评简本》中,环评单位根据CECA的意见增加了有关红树林和白海豚的环境评估,并给出了相关生态保育方面的解决方案。 CECA会继续跟进此专案,力求进一步减少专案将要造成的生态破坏。

​深圳机场三跑道扩建工程

2017年4月CECA曾去信相关部门,指出深圳机场三跑道扩建项目填海处是珍稀物种中华白海豚出没频繁的位置,但环评报告没有一字提及对白海豚的影响,存在重大评价疏漏。

 

负责撰写项目环评报告的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随后表示,完整版的环评报告不存在上述“疏漏”,公示的简本将尽快补充上述内容。

 

据项目环境影响报告(简本)内容,深圳机场三跑道扩建工程项目填海工程规划用海总面积约为439.8公顷。

 

​深圳大鹏LNG调峰站填海工程

2015年5月​深圳大鹏LNG调峰站填海工程最终修改后的环评显示专案填海面积较报审时减少22%,并且环评内参考 CECA的意见添加了对珊瑚以及跨境海域的影响评价。

 

CECA在2014 -2015年追踪中石油深圳LNG建设项目,期间曾参与听证会、座谈会,并递交多份环评研究报告及意见书。